前方高能,本篇讨论区块链哲学设计相关,偏理论,耗时约20分钟,勿喜请绕道。

摘要:

目前关于区块链治理的大多数想法都错误地将Web 2.0的模板应用于去中心化网络。 一些据称去中心化的自治过程(例如分叉)实际上重新引入了微妙的集中形式(例如VC支持的第2层项目)。 最好将区块链理解为一种制度技术,扩大了网络上经济协调的可能性。 制度在稳定与变革之间达到微妙的平衡。 精心设计的形式自治旨在提高稳定性,加速创新并促进纠正过程,而不会牺牲去中心化。 一旦受制于已有经验和知识束缚的路径依赖形成,自治和文化就成为不容易复制的协议的一部分。

I“吸引和挖掘”

最近围绕Web 2.0巨头的丑闻加速了优秀开发者向区块链的迁移。传统上,互联网创业者募集风险基金,努力吸引用户使用闪亮的数字产品,然后应用网络效应的杠杆作用来挖掘价值(或者他们退出到一家会这么做的大公司)。去中心化Web 3.0的愿景为“吸引和挖掘”商业模式提供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替代方案,同时又不牺牲创业文化和闪亮用户界面的魅力。为什么不喜欢“平台级”的去中心化呢?

虽然令人兴奋的是许多人正在重新思考多边平台以及组织的未来,但以平台为中心的视野过度依赖于以前时代的心理模型。它限制了去中心化的范围以消除Web 2.0巨头的罪恶感,认为技术进步和开发者社区的增长将是决定项目长期成功的关键因素。我们被告知不应该优先考虑形式治理,形式治理最好留给国家,因为形式验证可能限制创始团队宏伟的远景。

我们以前见过这种方法。Facebook和uber这样的公司是“快速移动和破坏事物”示范,它们为那些渴望建立未来的人提供了一种解放的诱惑力。赢家通吃市场鼓励企业积累数以千万或者亿万用户,然后再解决那些需要更谨慎治理的棘手的长期问题。甚至谷歌都不再说“Don’t be evil”。

去中心治理的迫切性

创业精神的崛起与中本聪失踪时出现的无政府状态形成了直接的对比².因为缺少正式机制,比特币正在演变成一个价值储备,并且越来越类似于数字黄金。创新从而转向获得VC支持的而建立在第二层的创业公司。也许一个人的无政府状态是另一个人的权力真空。但无政府治理确实产生正面的网络效应,让比特币的属于任何人,可以代表万物,甚至超越社会约束。

根据在这个领域的许多项目,无政府状态的解决方案是传统逻辑的集中式创业。据称这将确保协议保持在技术前沿。区块链协议毕竟与初创企业有明显的相似之处,尤其是对于管理多方平台的企业³。与企业一样,协议现在正在竞争开发者,用户,矿工(或验证人)和资本。团队由具有魅力的创始人和杰出的工程师组成,用上市策略,合作伙伴关系和运营引导网络用户。新建立协议的私人公司通常会激励创始人的奖励或早期的令牌财富,鼓励他们改进协议,至少在其锁定期内。

然而,传统初创企业的模式为那些试图构建没有第三方控制权的开源协议的人提供了错误的思维框架。很少有人注意到由创始人为中心的治理重新引入的长期集权和过路径依赖。核心协议开发人员经常声称,他们雄心勃勃的长期路线图不会牺牲去中心化,因为持不同政见者可以简单的硬分叉区创建一个竞争版本的协议。但是这个论点忽略了当下非正式治理模式给了创始人对潜在分叉合法性的巨大影响,特别是因为只有一个分支可以保留原始协议名称。

因此,原始协议的名称有一天会发现自己被置于于某个软件名字中,而这软件已远离其被熟知的去中心化远景。该协议可能会以牺牲用户为代价而倾向于集中的利益。最终,区块链社区希望呆在一起以维护网络效应,但是如果没有正式的协调机制,那么只有那些有足够信誉可以威胁到去硬分叉的人才能在决定协议未来方向时拥有发言权。因此,以分叉为中心的模式通常会鼓励机会主义者,这些机会主义者以牺牲去中化来集中第三方(稍后会有更多介绍)。

企业的某些特征确实需要通过区块链治理来重现。在缺乏企业层级的去中心化网络中,协调本质上很难降低交易成本并提高可预测性。强大的形式保证(如宪法)以及不可逆和通货膨胀的社会规范,提高了协议在不牺牲去中心化的情况下协调开发人员、用户和资本的可能性。

我们曾经认为计算和存储基础架构便宜且广泛可用,但是去中心化协议迫使我们重新认识到这是稀缺资源(至少现在是)。在这方面,区块链治理与经济治理有许多共同点 – 正如传统经济治理一样,恰当地分配资金以维持创新是重要的。但我们应该拒绝以牺牲去中心化来实现这些目标。

 

II区块链作为制度技术

正如诺贝尔经济史学家道格拉斯·诺思在其1991年的开创性文章中所概述的那样,制度是“人类设计的限制,用于管理政治,经济和社会相互作用”。制度的形式既有非正式制约因素(制裁、禁忌、习俗和传统) )和正式规则(宪法、法律、财产权)。

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制度上的局限性,特别是依赖非正式的限制,限制了人类的活动。经济活动起源于农牧社会的当地交换,那时人与人之间信任程度高并且不怎么需要社会执行力。最终,出现了一个高度专业化和高生产率的复杂国际经济体,这就需要由国家实施正式的规则和等级制度。这使得彼此不信任的对方能够长距离开展交易。正式规则的崛起也制约了统治者的武断力量,创造了有力的保证。

图:约旦瓦迪鲁姆。在没有广泛分布的机构情况下,基于长距离大篷车的贸易严重依赖可靠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解决代理问题,保护货物免遭盗窃,并在远程目的地执行协议。在诸如Souq之类的非正式市场中,各方就交换的几乎所有方面或条件进行广泛讨价还价。

在互联网上,与陌生人进行交易的困难重新再出现。因此有了强大影响力的统治者 (比如Web 2.0平台)和审查制度。像比特币这样的区块链解决了这些问题,减少甚至消除了第三方对互联网上财产规则的实施,以及网络治理实施的需求。

为了使用诺思的术语,区块链是互联网原生的机构,它在互联网上扩大了经济活动的“机会集”。作为制度技术,区块链可允许我们扩大价值交换的复杂性和范围、管理稀缺资源,并在互联网上直接解决争端。区块链提供了设计空间,用于建立和试验互联网原生机构。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多少办法可以从协议本身去管理这些去中心化的机构。

路径依赖:稳定与变化之间的平衡

诺思继续将机构描述为稳定和变化的平衡。形式规则是人类创造稳定性的主要手段之一。然而,规则的采纳也可能导致某些实体 – 即那些与规则有关的实体 – 甚至会阻碍最明显有利的变化。例如,政府创造知识产权时,决策过程可能会提高专利持有人的利益。然后这些专利持有者会为了奖励而努力尝试阻止取消某些专利。创建和适应新规则的成本很高,因此实体者直接或者委婉的拒绝改变。对于这个机构来说,这反映了一种称为路径依赖的现象,在这种现象中,以前的决策或事件限制了未来的决策。最终,采用最佳决策几乎是不可能的。

路径依赖的概念源于学者们试图解释为什么经济被锁定在低级的技术路径之上,以及为什么次级技术可以获得超级网络效应(比如说QWERTY键盘布局)。鉴于随机历史事件的巨大作用以及非正式制度的阻力,恰当地说明路径依赖对于构建可持续区块链治理过程的影响。我们应该寻求鼓励为用户,开发者和资本创造一个稳定的环境,同时在不稳定或放弃创新的方面为将来的我们将成本降到最低。这不仅适用于协议本身,也适用于管理升级过程的规则。一旦用户形成对当前规则的期望,更改规则变得更加困难。

稳定性

与区块链社区中产生的不稳定性相比(例如Segwit 2x),某些问题(例如区块大小)就显得相对较小了。事后看来,这些问题中的许多可能看起来很古怪,但迄今为止的区块链领域的旅程确实有点像坐过山车。这只是命运吗?

几乎所有源自区块链领域的不稳定都源于去中心化网络中缺乏明显的事前管理机制。大多数协议都选择了集中治理流程,只有具有可靠威胁的实体才具有明显的影响力。因此,这种模式的机构管理很困难。正如Daron Acemoglu所写,“当权者,例如统治者,只要他们不放弃权力,则不能承诺不使用这种权力 。”

最终,有争议的分叉是区块链稳定性的最大威胁,尤其是当协议鼓励在第2层的实验。以太坊基金会的Alex Van de Sande在讨论有争议的分叉的后续影响时阐述了这一观点(再次强调) :

以太坊不仅仅是代币,它也是应用程序,游戏和其他类型实验的平台,然后所有这些实验将会以相似的形式分割。如果您正在玩棋盘游戏,那么您会突然同时玩两个相同的游戏,并且必须继续玩或者放弃其中另一条链上的奖金。如果你拥有罕见的在线猫,现在他们中的每一个都会在平行的宇宙中拥有一个邪恶的双胞胎。

同样,协议社区也需要讨论通货膨胀和不可逆性等主题,因为相对于被政府充公,强大的财务保证仍然是区块链价值主张的核心部分。目前的协议远远不能提供所需的稳定水平,从而吸引大部分世界关注去中心化。但是找到一种方法增加稳定性而不引入集中化和路径依赖是及其重要的。

更改(以及如何支付)

区块链协议底层软件是一种数字共享的形式,对此很少有个人用户有足够的动力来单方面改善融资。这种情况更像一个集体行动问题,而不是经典的创业企业吸引和提取记录本。几乎所有去中心化协议的用户都将从改进的协议功能中受益,但与公司员工或小群落成员不同,在没有正式的链上机制的情况下,用户将面临巨大的协调成本。

 

图:费城。错误的激励来升级网络而产生的结果。

目前协议改进资金的模式各不相同。虽然令牌奖励(通常是创始人奖励)在新项目中很流行,但新兴模式包括由区块奖励(例如Dash),社区基金和通货膨胀资金(挖掘新代币支付升级费用)。

协议如何支付升级会影响决策激励。就像管理公共财政的国家一样,在决策过程之前资助的财政系统可能会鼓励项目方为了狭隘的利益而错误分配牌令或超支。相比之下,通货膨胀资金的目标是在谨慎和创新之间取得可持续的平衡。为了以最佳方式运作,该模型可能需要运行高标准(例如形式证明,futarchy管理),以评估提案潜在增值的可能性。与税收不同,稀释不易直接感受到,因此用户可能会慷慨地分配给可以可靠改进协议的提案。

从理论上讲,随着协议价值的增长,即使很小的稀释度(例如,大数量的0.1%)也会吸引优秀开发人员团队之间的竞争性提议,从而相对于网络规模以较低成本改进协议。按照设计,这可以创建一个去中心化改进的自我强化循环。

协议升级的机制也值得仔细审查。依赖不寻常的硬分叉鼓励核心开发人员将更新捆绑到每个分叉中,而正式的治理机制可以实现更多的积极的升级。更重要的是,依靠硬性分支间接地支持创始团队的愿景和长期路线图,因为只有他们支持的分叉可能被视为合法。

所有的治理形式都会产生路径依赖,但用户拥有最终的决策权的形式治理机制更利于长期的变化。在创始人主导的项目中,扭转路径依赖可能需要创始团队本身的离开。此外,追求基金会基金和社区基金的独立开发商倾向于围绕核心团队的长期愿景合作,反映他们自己对社区守门人的依赖。作为一种默认的,不断演变的过程,今天很难对其进行完整的评估,但它可能会引入隐藏的路径依赖,从而用户会后悔。

III区块链治理

过去的一年展现出对未满足要求的协议的需求。在不牺牲宝贵的去中心化前提下,能同时提高生态系统稳定参与和利于平滑升级(比如改变)的协议,这就是带我们来到这的需求。

比特币

在比特币的情况下,由于缺乏正式的机制,矿工,开发商和用户的矛盾激励仍未解决。即使对简单参数的改变也会产生有害的话语。在这种安排下,渴望保持现状的实体被鼓励去与追求渴望改变的争辩,进一步增加他们的影响力特别是不被公开允许硬分叉专注与他们自己的协议。那些离开创建自己的核心协议的开发人员经常会重新在新分叉上重新引入集中治理,通常是根据比特币核心难以采用的功能命名分支。最终,只有最富有的比特币用户才有适当的动机来资助未来的协议。这是将大多数创新推向第2层,在那里开发更无权限。最令人激动的情况是,第2层情况这些开发公司也被许多为Web 2.0提供资金的相同VC投资。

以太坊

在以太坊的情况下,使用第2层项目来分散协议改进的资金是很明显的。我们大多数人现在将ERC20令牌与2017年的海量令牌潮联系起来,但早在2014年,Vitalik Buterin激动地谈论了“子令牌”(ERC20)如何为网络(以及更高级别)上的公共产品融资释放强大的激励模式。

该项目强调将智能合约制作成与普通Web应用程序一样易于编写,这极大地扩大了可以进入该领域的开发人员的范围,从而促成了一批模仿Web 2.0初创公司的项目。以太坊在一定程度上分散了改进协议的资金,几乎任何人都可以创建ERC20令牌,但这产生了真正的社会成本,即令人担忧资金的错配和以太坊共用资源的过度使用。

以太坊的核心协议管理尽管在许多方面是公开的,但在协议内仍然是集中式的,没有形式化。然而,社区似乎越来越遵循在关键时刻建立的规范和先例(创建Schelling points 5)(例如DAO hack)。强化这些线下非正式约束条件是许多基于以太坊实现的基于ERC20的第2层项目。 ETH激励开发者团队(ERC20通常由ETH资助)在协议管理方面比矿工和获得风投的创业公司在比特币治理中的作用更大。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明确表示斥责链上治理,而是提出“多因素共识”。在这种模式中,核心开发人员继续控制治理决策,但决策是通过代表社区偏好的一系列二层和线下通讯信号来筛选的。这些信号包括硬币投票和Sibyl-resistant用户投票。在某种程度上,所有这些都与以太坊对第2层创新的更广泛承诺保持一致,社区中的一些人正在努力实现这些第2层通讯工具。

以太坊研究员Vlad Zamfir的文章和评论已强调以太坊的治理模式最好被理解为一个非正式的演变过程,因此比拥有正式治理方案更难以分类或讨论。然而,Zamfir的一些观察结果也揭示了该协议的路径依赖性。即使社区中有很多人想要这样做,但现在太多的正统性被绑定在其科技路线图和现有管理过程,这是难以改变的现状。

Tezos

Tezos是一个全新的区块链,旨在促进安全的智能合约并通过正式治理进化。节点将通过代理(流动)民主模式决定升级协议,直接实施所选择的协议修订。与现有的区块链相比,Tezos的设计旨在将分叉作为紧急事件而备,而不是协议进化。为了激励创新,Tezos明确使用通货膨胀资金奖励协议内的升级提案。

区块链空间中的许多人将Tezos误解为仅仅旨在重新引入民族国家的低效决策过程。许多人很快将投票与其他集权化、科技民主的协议自理相比较,并认为投票是正式治理的显着特征。相反,Tezos对正式规则的使用必须在其整体设计中加以考虑。投票机制仅仅是一个更广泛系统的一部分,包含功能性编程、权益证明和通货膨胀资金。正如Kathleen Breitman所申明的那样,目前可能没有一个已存在的类似tezos的组织模式。

毕竟,治理是一个比选择让谁作出决定更为难的挑战:Tezos方法旨在培养一种以事实为依据的环境,将决策选择限制在良好和被证实的机会之中。由于缺乏集中协调实体以过滤有质量的升级,Tezos的目标是通过正式证明加强良好的决策。通过设计其智能合约语言Michelson,这些决策证明将变得更容易。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也可能鼓励精英管理,多元化社区文化,并减少对传统守门人的依赖。他们的代码是公开的,那些提议升级的人甚至不需要是公众人物。

Tezos对安全和正式治理的重视反映了制度的核心目的:稳定性。通过促进安全的智能合约并最大限度地减少争议分裂的风险,Tezos旨在保护安全和网络效应。这些领域的不稳定性严重阻碍了目前公链上的资本部署。

Tezos的设计也说明了体制变革的必要性。区块链不仅要通过改变其基础协议来跟上创新的步伐,还需要改进制定这些更改的规则和流程。正如Tezos白皮书所述,区块链的定位有利于预测市场,从而能够实现futarchy的实验。这可能会进一步改进集体决策而不引入集权的第三方。

这并不是说Tezos“解决”治理问题,第2部分将深入探讨链上治理所面临的挑战。

 

IV非正式的持久力量

道格拉斯·诺思在制度论的结尾提出“非正式制约因素是什么呢, 这给了他们对经济长期的广泛影响力吗?”有效制度很少会通过有意识的选择产生,而普遍来自某些意外地非正式情况。我们通常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非正式的约束和社会关系也促使我们接受低效制度的治理。一个人不必看得很远。技术巨头可能会在爱尔兰多云地区居住以获得低税(具有吸引力的正式规则),但他们会在人才聚集的阳光明媚的加利福尼亚进行招聘。一些城市试图尝试复制硅谷模式,但由于缺少社会资本而失败。

在区块链的背景下,我们在万能网络效应中也看到了同样的变化。通过这一点,我们可以解释比特币作为社会结构的惊人弹性,尽管技术停滞不前。然而,我们正在改变协议的互操作性,不仅可以通过原子交换(atomic swap)和合成令牌(synthetic token),还通过跨平台智能合同语言。加密货币的全球性、去中心化使得资本和开发人员很可能在平台之间几乎不会面临移动摩擦⁷。基础层协议很可能在治理模式和文化方面存在很大差异。一旦路径依赖和历史偶然发生,治理模式和文化将成为区块链协议的唯一不可复制的方面。

在追求真正的去中心化治理时,对正式规则的试验仍然是一项值得努力的尝试。 Tezos减少对集中化的核心开发团队的依赖,旨在充分利用区块链作为去中心化机构的潜力。限制统治者的任意行为是国际商业兴起的关键,因此对于可扩展到整个网络的机制也是必要的。我们不需要牺牲社区的活力和它激励的希望。我们应该去中心化它。

在第2部分中,我将介绍尝试链上治理的项目所面临的主要挑战。

备注:

[1]人们也可以根据企业内部问题来考虑这一点,如性别歧视; [2]请注意,Satoshi自己的失踪发生后,比特币快速增长的比他喜欢的更快; [3]比特币可以被称为为5或6个子平台; [4]或许以太坊提供的真正公共物品是更容易实验; [5]先驱是一个强大的Schelling point; [6]文化活跃程度较低的州通过降低税收以吸引企业的努力通常具有相似的功能; [7]值得注意的是,在POS中资本是协议。

推荐阅读:

The Myth of the Irrational Token Holder by Kathleen Breitman

Hard Fork Politics and “There is no need for hard forks” by Arthur Breitman

Avoid Evil Twins, by Alex Van de Sande

Institutions and Institutions, Institutional Change and Economic Performanceby Douglass North

Why are institutions the carriers of history? Path dependence and the evolution of conventions, organizations, and institutions, by Paul A David

Why Not a Political Coase Theorem? Social Conflict, Commitment and Politics, by Daron Acemoglu

The Strategy of Conflict, by Thomas C. Schelling

The Long Game in Crypto: Why Decentralization Matters, by Spencer Bogart

原文:https://medium.com/tezos/blockchains-are-not-startups-16449e210a61

作者:Jacob Arluck

翻译:Tezos中文社区成员/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