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旨在简要描述我们设计Tezos的基本原则和价值观。

介绍:

Tezos是一个注重安全的,面向未来的智能合约系统。由于Tezos具有内置的治理机制,因此其协议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发展并纳入新的创新。换句话说,Tezos利益相关者可以使用Tezos自身网络来决定和执行关于Tezos网络的变化。

尽管存在这种治理机制,但某些决策是无法单纯在网络中解决的。为了帮助解决这些决策,并为Tezos项目提供清晰的目标远景,我们发布了一般原则和价值清单,以及我们希望保留的“元治理(meta-governance)”标准。基本原则按优先顺序排列。

原则:

原则是管理Tezos网络的道德准则。它们代表了Tezos所建立的核心信念,基本理念。

非教条主义:

我们尊重严谨的规则,并会追随其到底,但对会导致荒谬结局的规则除外。我们信奉规则的一致性,但非愚蠢的一致性。

互不侵犯:

无论其目的是什么,Tezos治理机制都不应该被用来直接或间接对他人发起武力或欺诈等不良行为。

治理机制的使用:

所有协议的更改都应尽可能的服从Tezos内部治理机制。如果一个人或一方试图通过硬分叉进行变更,但这种变更很容易在Tezos中被设置,我们将拒绝该分叉并将其视为非法行为。

维护令牌持有者的利益:

治理机制的目标是保护每个令牌持有者的利益,这与他们的持有量无关,而是以令牌持有者的身份(这并不意味着应该保护任何碰巧持有令牌的人的利益,而是真正有令牌所有权的人的利益)。一般来说,好的决策往往有助于增加令牌的价值。这不仅直接有利于令牌持有者,而且还可以作为最理想的属性的代表物(如安全性,公平性或有用性)。

价值观:

价值观会比原则更灵活。如果你将原则看作是Tezos的道德准则,那么下面的价值观就是它的个性。

细致的实用主义:

建立在非教条主义的原则基础上,我们的设计选择旨在成为实现我们价值观的手段。例如,我们对去中心化并不感兴趣,而是为了反抗审查。同样,我们并不为投票本身而投票,而是为了做出不太可能受到挑战的决定,并倾向于与令牌持有人的利益保持一致。 虽然我们拥护新的,有创造性的方式去体现我们的价值观,但创新应该源于谨慎的态度,而不是不负责任的。政治代表性和去中心化是具有重大启发性的宝贵知识。我们应该在开始之前就思考他们的处方。

进化,不是革命:

我们有能力修改协议的几乎所有方面,但不是乱七八糟的去改。我们的目标是提供一个明确的框架去治理监督协议的进化,而不是对这些协议修改采取漫不经心的态度。

商业:

拥抱开源和为集体项目做志愿贡献并不妨碍我们接受市场,商业和牟利。 Tezos的分散治理机制赋予其奖励贡献者的能力。

友善:

如果我们是一个积极和包容的形象,且无视不良声音,Tezos将会发展的更快更强。正如波斯谚语所说:狗也许会吠叫,但大篷车还在继续前行。

重视学者:

我们密切关注学者,积极参与工作。如果研究项目清楚地确定了特定方法的好处,我们就接受它。但并非所有的学者都是学术人员,并不是所有的学术人员都是学者。

创新和稳定:

今天任何密码令牌的价值都代表了它未来失败或者巨大成功之间的赌注。我们希望尽量维护tezos的最核心功能以保持令牌的弹性,但在这个层次上会大幅创新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其效用和成功几率。

正式验证:

Tezos项目的明确目标是完全形式化和协议的验证。我们依靠强大的输入,纯粹的函数和所有编程技巧让推理代码变得更简单。

丰富的协议:

为了巩固令牌的经济价值,我们不会在智能合约中,而是在协议层中纳入大部分人所关心的最有价值的特性。

作者:Arthur Breitman

原文链接

翻译:Tezos中文社区成员/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