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三年,加密分类账本的吸引力和效用已经超出了政治和商业界限。今天,我们发现世界各地的人们蜂拥而至,使用比特币,以太坊和其他领先分类账本,来存储价值,交易和投机。 加密分类账本周边核心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额已达数亿美元,每天都在增长。

然而,考虑如何应对竞争是另一个争议之处。某些情况下,他们的设计对外,具有压倒性的弹性(resilient),但其代价是无法动态适应。其他情况下,他们通过微调和创新推动了前进,但这让少数有影响力开发者拥有太多权力。 这些批评分别指向比特币和以太坊。

雅典民主早期的投票代币

2014年,许多竞争币提案为比特币“增强版”,如莱特币和狗狗币,其微小差异看起来更像是营销手段,而非对该领域的真正贡献,但是当时加密货币生态系统更偏爱投机,其市场保持了竞争。

以太坊于2015年推出之前,消费者对活力和创新的渴望,使以太坊富有吸引力。DAO和智能合约是一份公开邀约—在维持相同货币网络的同时,为共有交易(common transactions)创建应用和市场。这无疑是走向可编程价值类型的一大步。

加密货币市场喜好创新,可已经表现出破坏其他议程的情况下,忽视持币者(stakeholder)利益的倾向。治理发生在闭门会议,极少人参与其中。这个批评在比特币区块大小或以太坊“The DAO”救助相关对话中,浮出水面。虽然以币投票有时发生,但它们通常是事后想法,而不是延伸自可预见的一套治理规则。

Tezos始于2014年,基于此观察:加密账本的治理,存在一个安全漏洞,其中心化带来的潜在威胁源。 当时,治理的概念是相当新颖的,且硬分叉被认为是一个非问题(non-issue)。

在基于技术优化达成共识的网络中,观察到协调的缺乏,Tezos 项目开始提供一个例示创新机制入其协议,作为一等公民( first class citizen )。加密货币的新生历史验证了其有益,但也暴露了其政治缺陷。Tezos 项目不是假装这种紧张局势将不再存在,而是建立一个机制,使决策者利益与持币者保持一致。

近几个月,“链上治理”已成热点话题。然而,许多提案仅是创可贴。他们经常提出决策机制,但少有强制实施方式;或提出一个给定治理模式,但不允许治理自我进化。许多情况下,它们只是一种加冕机制或沉积绝对君主机制。

Tezos的治理将囊括所有内容于内:分类账本本身(称为“交易层”)运作,共识算法,甚至治理模式本身。至关重要的是,其方式是内省的(introspective)。这意味着 Tezos 可推导自身变化,甚至根据其内容来决定拒绝这些变化。例如,持币者可能希望投票通过这样一个治理规则—禁止代币供应量超过一定限度。该规则将通过分类账本自身自动强制实施,而非来自任何特定开发团队。

治理很重要,我们正在定位Tezos为,领导区块链治理结构的创建。

编译自 Tezos 创始人 Arthur Breitman